一个28岁开发的危机

每年都会大概看一眼整体,然后根据整体情况为新的一年定一个一年的基调。然后今年的情况是,还没来得及聚焦下一年干什么,就发现已经资不抵债可以人生重来了。

三观不正警告。说实话我心里并不认同我所说的观点,因为我深知我所说的一切本质都是对“人”本身的不尊重。但是,考虑到外部恶劣的环境,这种不尊重虽然魔幻,但其实也非常正常。


财政危机

这是必然的,穷是原罪。给我几千亿我觉得我还是能解决目前一切危机的。所以,首当其冲,元凶首恶自然是穷了。
但显然的,现金短缺或者流动资金短缺是常态。但是为什么今年就直接资金危机了呢?
简而言之,资不抵债。

先说资产,这个比较容易说清楚。

显然,银行存款直接就是现金,手里的股票可以快速卖出,家里的房子可以抵押或者卖了,手里的电脑可以二手折旧。这些都是资产的一部分,而且事实上这些资产总体来说还是流动性比较不错的资产。
但是现在的现状是:除了手里的现金,我的一切资产都在贬值,至少是实质性贬值。
当然,当然,也许贬值是暂时的,如果运气无限好的话,两三年后现在的这些资产翻个十倍理论上也确实是可能的。理论上只有一个问题解决不了:流动性。我不一定能撑过两三年。我可以饿个两三天,但如果一个月只喝水的话我觉得我撑不下去。更何况不交水费怕是连水都没得喝。
所以,现在第一个debuff就加上了:现金流短缺。

上面说的都是有形的资产,这些资产多少都能快速变现。现在来看看无形资产。
无形资产中,我认为最关键的就是时间,我只剩7年的劳动机会了,也就是说,光论工作和劳动,我生命的价值已经不多了。甚至如果只考虑这部分资产,我几乎现在就能算出我这条命值多少钱。
所以,第二个debuff就加上了:未来展望负面。
当然无形资产自然包括后面会提到的认知、健康、社会声望等等。但这些其实变现更加困难,因此其实就资产来说,其实影响不大。

说完资产,接着就是负债。

先说有形负债。总算来了个正面buff。目前有形负债为0,当年真是顶着压力坚决不买房,现在看来,还好当时我有能力顶住压力。(倒不是说觉得房价会跌,而是不确定房价会涨的这种不确定性,可能会成为压死我的最后一根稻草)
所以,开心的加上一个buff:无债一身轻。

但是无形债务就很恐怖了。无形债务主要是,为了各种原因,由我的未来向我的过去借的东西。主要还是时间。
举个例子,其实吧,我很早就知道我对某项技能的兴趣一般。但是,我还是投入了部分时间学习。单就财政系统来说,只要这个技能我认为有价值,那么在财政上就不亏。问题是,财政付出的成本从哪里来?只能借时间,并许诺未来爱学啥学啥。
随着时间的推移,无形债务本身的规模其实还不算大。但可怕的是,无形债务的利息比高利贷还可怕。因为,曾经的兴趣,不再是现在的兴趣,我还不了时间,只能还钱。
所以第三个debuff来了:难以偿还的负债。

资不抵债前,哪怕资产比债务多1块钱,挣扎一下还能弄到10块的现金流。一旦进入资不抵债,哪怕多欠了1块钱,怕是都能牵制住10块钱的资产。
但这才是刚刚开始。


认知危机

物质决定意识,一波财政危机直接导致意识转变。坦白的说,我明确感到我的道德和人性中好的部分受到了进一步的冲击。一年前,我觉得罗老师(指做手机的那个)也就那样,现在觉得罗老师还是真的有点厉害。

举一个例子,关于“两脚羊”这个概念。最早我用这个概念是把我自己放在两脚羊和人类之间这个位置,以维持恰当的内部压力的。但问题是,现在负资产了,我不得不说,我自己就是两脚羊。问题是如果我不是分界线(也就是说,我不是定义本身),那么人的定义是什么?两脚羊的定义是什么?
不难想到,根据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的朴素逻辑。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类,那就是皇帝。
这冲击我的认知的点倒不是说承认皇帝本身有多困难(毕竟可以立宪)。而是,完全的承认权威,并且认为权威本身比事实更重要。

类似的冲击太多太多。比如信用。我之前说了要还,现在还不上了,那还不还?但总而言之,站在负资产角度看到的世界和正资产角度看到的世界是两个世界。

这里当然可以说,无形债务完全是内部的东西,免了就是。的确,毕竟内部债务,反正现在兴趣也消退了,可以算了。但问题是:“我不是皇帝,因此我的生命的意义和屠宰场里的牛羊没有差别。”

所以获得了第四个debuff:认知偏差。


健康危机

健康危机也是一个非常折磨人的东西。健康危机的可怕之处在于:钝刀子割肉,连求个痛快都没有。健康方面面对的挑战是:无法做到只得绝症。遇到一些小病也还好,顶多就是让本不富裕的财政再雪上加霜。要是遇到非致命的,慢性疾病……

养生是一方面,但是养生无法避免衰老。衰老必然导致各种问题。首先,养生本身就需要时间,需要相关的知识储备。同时,我其实对养生没啥兴趣。毕竟还是重开比较划算。其次,人体又是非常复杂的,人类至今没有还完全了解。
于是,一方面相关知识技能的短缺,二方面是不可知的威胁。

举个例子,如果我瞎了……算了,写不下去……如果我瞎了,我只希望到时候我有自裁的勇气。可悲的是,我现在甚至无法拿出勇气去做相关预案。

获得了第五个debuff:寿数。


声望危机

人是社会动物,人的价值是需要在社会中得到承认才行的。且不说,两脚羊是否适用这个问题。就算适用好了,来考量一波社会地位的问题。

但我们都知道社会地位其实是一种综合考量。比如暴发户的社会地位其实也不是那么高。

先不看当前社会地位本身的高低,先考未来对社会地位的展望就立刻会发现问题。
首先,先触发4号buff,认知偏差走一波。谁会真正的做慈善?谁会真正不求回报的帮助他人?救急不救穷其实也是一个内核。一个人急需用钱说明这个人还能动弹,未来还有价值,不管他还钱与否,至少未来他还是有回报的可能性。或者,去医院看看有多少保守治疗的例子就知道了。
接着,我来考虑我的未来价值。未来真的会变得更好吗?不一定。因为很明显,几个debuff其实是相互加强的。而当我发现这个循环的时候,这个循环已经发生了。打破循环本身就是困难的。
于是,很自然的,对未来的社会声望和地位的长期展望完全是负面的。这会进一步增加翻盘难度……

于是我们在考虑两脚羊的情况下开始聚焦社会最底层……
然后,我突然就有了希望。毕竟国家这几年的扶贫攻坚是真的厉害,其实即便从羊生的角度上来讲很失败,也能获得基本的保障,从而体面的活着。点赞!


有时候和家里聊天,虽然也算是开玩笑,但我的确经常说:“哦,就我们家这条件,你把我生下来干什么?”
“你还好意思和人家条件更差的比?要我们家条件再差点,我就不跟你说这些,怕是直接社会新闻头版头条见哦。”

展示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