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怀疑到相信——我的信主见证

在认识主之前,据我有限的对周围认识的人的观察,我和我身边所有人一样。接受了多年的“唯物主义”教育。信主?看不见,摸不着,不存在的。

而我个人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,可以说是“极端唯物主义”。至少和我周围的人相比较起来,我算是强烈的倾向于只关注客观事实,甚至完全忽略人的感受和感官。也是因此,我的一些朋友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我这样的一个人,竟然会选择信主。

而在我看来,即便是在信主之前,几乎这就已经是必然了。

当我们彻底否定神

可能是因为工作和教育环境的关系,对于神,我也和很多人有同样的问题:假如真的存在神,真的存在救世主,那他存在的客观证据在哪里呢?而所谓的历史与见证都是人所书写的,怎么证明这些人不在说谎呢?
所以,一开始,我也是采取全然否定的神的观点。理由自然就是:没有客观证据表明神存在。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无穷无尽的问题。

简而言之,当我们对身边的每个事情都要求证据时,我们不难发现每一个事情都是假的。最后,很自然的会陷入彻底的怀疑主义,以至于我们无法认识到任何事物和规律。一个很著名的例子就是缸中之脑。

一方面,这带来了极大的思维负担。另一方面,随着否定神的怀疑主义同时否定了一切的认识。

信或者不信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一问题变得愈发严重。直到我逐渐了解到人的认识不仅仅是纯粹的先验概念,同时也是我们人的主观性的体现。而一旦彻底拿掉人的主观性,绝大多数的认识都是不可能的。

就像一张桌子,当我急需生火取暖时,同样的客观物质,但这个东西就不再是“桌子”而是“木头”了。
关于神也是一样,其本质问题不是神的看上去是什么样的,也不是神摸上去是什么样的。而是对于同样的一个客观事实,作为人我们怎么去认识。

多马对他们说:“我无亲眼看见他手上的钉痕,用我的指头探入那痕,又用我的手探入他的肋旁,我决不相信。”过了八天。 耶稣来了,站在他们中间,说:“愿你们平安。”然后对多马说:“把你的指头安置好。 来,看看我的手吧!伸出你的手来,探探我的肋旁!不要疑惑,只要信!”
约翰福音 20:24-31

按照“纯逻辑”的说法,多马当时摸到的真的是耶稣吗?多马是否可以进一步怀疑说他所摸到的,其实是其他人易容的呢?

我的答案是可以,多马当然可以继续怀疑。但如果多马选择怀疑,那么多马的一生都可能在这种怀疑中,且永不会有结果。

一边是已经是彻底怀疑主义以及必然和彻底的虚无。一边确实明确且信实。

没有巴别塔的人生

当我认识并接受了神,自然思想上的巴别塔就停工了。

被用虚无打乱的认识得到了恢复,同时修塔带来的人所不可承受的负担也去除了。因此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平静。

这就是我信主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