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开怀疑主义,拥抱主观性

本文基于作者有限的哲学知识,本文作者只是一个程序员,不具有相关专业能力。

我们总是努力去通过各种各样的理论,反复努力的通过逻辑不断的证明。最后却发现“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”。而当我们进一步投入我们的理性思考,不断深入逻辑思辨的时候,我们可能已经进入了怀疑主义。


怀疑主义是什么

引用维基百科
哲学怀疑论就是一种要求所有论点或资讯,都要充份地被理据所支持的整全方式。

  1. 问询的方式,强调彻底而批判地审查,小心谨慎,以及智力上的严密。
  2. 一种方法,通过系统怀疑和持续测试来获取知识。
  3. 一些断言,关于人类知识的界限,以及对这些界限正确的回应。

举个例子,这个例子本身是一种立场:你所主张的每一个观点,都需要有充分的理据去支撑。

上面的例子窃以为是一种怀疑主义。首先非常严密的要求了充分理据支撑,同时对于每一个观点都要求这么做。唯一缺失的就是最后对知识界限的断言。不过无伤大雅,因为我们可以很轻松就能给一个断言说: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未解之谜,不可能什么都找到证据。

简而言之,可以宽泛的理解怀疑主义就是一种非常严谨,非常讲证据的哲学思想。


彻底的怀疑主义

说到彻底的怀疑主义就不得不说到休谟了。我们说,休谟是彻底的怀疑主义。因为休谟将这种系统性的怀疑应用到了一些最基础的东西上。

举个例子:对于太阳每天都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,于是我们总结出太阳是东升西落的。

对于一般的怀疑主义会表示,这个结论非常的不严谨。因为没有证据表明太阳不是以365000天为周期,每个周期的第一天是从西边出来的。(天文爱好者退散)

对于彻底怀疑主义:这个结论的可疑是显然,但是更可疑的是这个结论背后反应的因果律。我们是如何知道因果律是可靠的?

于是我们开始小心的对待那些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东西。看过黑客帝国的朋友都知道,是时候要求寻找我们感官告诉我们的直观的真实性了。自然,客观世界的真实性其实也立刻变得可疑了起来。

总之,当我们的严谨到了足够严谨的地步,我们就可以将怀疑主义彻底实现。


理性的脆弱与主观性的必然

显然,我们很容易就能进一步发展我们的怀疑,以直接达到虚无。因为我们已经发现了所谓的“客观实在”不太可靠了。索性就否定他,我们所看到的,听到的,感受到的和认识到的世界没有任何意义,因为这不真实,也没有证据表明其真实。

不过当我们走到了这个极端之后,如果我们开始反思的话,我们立刻就能想到:为什么我们平时生活中为啥没没有怀疑过世界存在。

窃以为,其本质是,我们就是单纯的出于主观的相信世界是这样罢了。

这些基本的规则,以及这些感官是预先给定的。虽然我们永远无法知道为什么我们是这样。但是就像我们不能用手去看,不能用眼睛去听一样。我们的构造就是这样。因果、归纳、数字、实在,乃至看、听、想、感受等等都是我们生来如此。我们是这样认识世界,我们也只能这么认识世界,我们也不知道有没有别的方法来认识世界。

即便我们可以依靠我们的理性,让我们去怀疑我们所看到的一切。但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理性绝非完美,也绝非无所不能。要避免怀疑主义或者虚无主义,我们能做的就是大胆的依靠我们的主观性。


总之,窃以为,我们生活中常常过度的强调理性、逻辑,以至于最后陷入怀疑主义,使问题开始变得艰深。这样最后的结果就是虚无。

虽然怀疑主义确实是一个值得学习的东西,但是日常生产生活中,应当认识到很多问题的本质就是主观感受,而不是什么可靠的理论。

展示评论